阅读历史 |

第283章 旧情人死了,你就这么难受?(1 / 2)

加入书签

殿门“砰”的一声被风吹开,詹霁月猛的回头,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寒冬腊月,靠着炭火好不容易升高的温度在瞬间降到冰点,特别是在看清那斜靠在房门旁,一身黑袍翩飞的男人之后,更是冷的彻骨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这人……说了几次回房,到最后总出现在她面前!

“不是大小姐邀请我过来?怎么,现在想反悔?”

诡谲的声音透过阴暗的气息传过来,一身黑袍慵懒的搭在肩上,瀑布一般的墨发没了玉冠的束缚,散了下来。

魔神一般的面容不见喜怒,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,阴云层层翻滚,两只胳膊抱着臂,除了说话一点声音都没,仿佛鬼魅。

她邀请他来……

还记着这事?

詹霁月嘴角微抽,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
傅熠然注视着她的动作,眼底盯着她眼眶泛出的红意,浑身骤然发出冷意。

一个箭步朝她冲过去,铁掌按在她的肩膀上,眸中满是戾气,低沉的嗓音透着诡谲,“哭了?怎么,旧情人死了,心里难受?既然如此,当时何必要逼他,不如认了诬陷他的罪名,给他一条生路?”

“他朝你动手,威胁你的时候,站在那纹丝不动,怎么,想要和他同生共死?你庶妹手里有他受贿的证据,为何不对这方面下手?怕他罪责过重,以后逃不了?詹霁月,怎么不见你对我这样心软?”

詹霁月一时不查,被他按在墙上,“嘶”了一声,吃痛的皱眉。

“你在御花园?”

沈淮序对她发难的事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

这么大个人在御花园,她怎么没注意到?

“沈淮序在你面前,你自然没有多余的视线看我。詹霁月,你有没有想过他朝你发疯,伤了你,在诺大的皇宫有没有人能为你伸冤?”

傅熠然神情冰冷,按着她的肩膀青筋暴动,阴沉沉的看着她,甚至脸色开始发白,魔神一般禁忌又魅惑的面容仿若透明没有一丝血色。

他的眼前浮现沈淮序朝詹霁月扑过去的情景,他几乎同时抬起的手,掌心的内息竟然没有任何反应!

从她体内吸出来的蛊毒,似乎在他的体内产生异变。

他差点不能护住她!

刀山血海闯出来的男人,在那瞬间产生惊恐。

这个女人当时任由沈淮序动手的模样,更让他怒火中烧,几乎快要抑制不了心中的妒火。

她看着沈淮序的模样——竟是在发怔!

詹霁月微微蹙眉,对上眼前这双狭长漆黑的眸子,心底轻颤。

这人......心里竟然压了这么多事。

他到底,在怀疑什么?

“你的脸色好像不好,我去给你拿一些药。”

詹霁月抬起手,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。

男人的脸色沉了下去,却也没有阻止她的触碰,眼眸瞧着她抬起来的脚步,淡淡的开口:“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?”

亲眼看见沈淮序的死,对她的打击就这么大吗?

詹霁月脚步赫然停下,回眸,认真的开口,“我是真的担心你,你的身体看起来十分虚弱,雪莲或许可以帮你抑制体内的毒!”

“哪怕没有把脉,她也看的出来,这个男人体内毒素发作,之前本就没有恢复好的内息现在已经被完全遏制!这一切......却有可能因为她!当年师尊给她和沈明赫下的蛊并非简单的蛊,这个男人为她全盘吸收,恐怕......”

“原来你心里,还有我的位置。”

傅熠然唇角扬了扬,缓缓扯出一抹自嘲,诡谲的眸子盛满了幽冷,隐隐的却有些失落。

明明白天还好好的,现在究竟怎么了?

詹霁月上下瞧了他一眼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看起来,不像是因为御花园沈淮序死的原因!

“发生何事?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?詹霁月,沈淮序就令你那么难忘?”

他不怕詹霁月心里有人,他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将她心底的人踢出去,但沈淮序不同!他死了!

活人永远都不可能和一个死人相争!

何况,还是一个几次奚落她,设计陷害她,甚至想要她的命,她依旧甘之如饴的,死在她面前的男人!

“难忘。”

詹霁月目光跳过他,看向窗外黑沉沉的天,扯了扯唇,“当然难忘!”

过往的一幕幕她从未忘记过,扒皮抽筋的记忆,骨肉分离的痛苦,全族覆灭的孽账,怎么能忘?!

“傅熠然,你很介意沈淮序和我的过去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>